汉语姓名英译的困惑

    点击次数:12445    


  由于用汉语拼音来表达的大陆人的姓名,发音自成一体,看着是同样的字母,在英语里读音却不同,因此生活在美国的大陆人常常会因为自己的姓名遇到尴尬或闹笑话。许多人为了学习和生活的方便都给自己起个英文名,但姓氏改不了,尴尬还是免不了。 
  曾有人写文章,认为“X”是汉语拼音的软肋,在英语的姓名里几乎看不到这个字母,所以一旦姓名里出现这个字母会给人怪异的感觉。一般人会把它读成“克司”。
  有个姓邢(Xing)的朋友在银行工作,每天接待形形色色的客人,我们都知道老外看到他挂在身上的名牌会叫他“克星先生”,所以见面常常喊他克星打趣他。有一次他说,竟然有个老太太叫他“Mr.Crossing”!因为英语把人行道斑马线叫CROSSING,简写成XING,在美国的大街小巷到处都可以看到“Xing”,那个老太太大概以为他的姓也是简写,为尊重他就把“Xing”扩展读出来,就是“Mr.Crossing”。 
  姓“徐”、“许”或姓“付”的朋友就更难过,因为“Fxxx you ”在英语里是一句极粗劣具侮辱性的骂人话,人们往往把动词简写成X或是F,把You简写成U,所以一般人冷不丁看到XU或者FU心里都会有点别扭。有个姓徐的朋友的小孩在学校里就被别的孩子喊“Fxxx you ",以取笑他的性,孩子气哭了,朋友特意到学校和老师校长打招呼,希望不要再发生这种事。
  Xu字被老外念起来更是五花八门,发什么音的都有。据说还有姓“奚”的被人当作罗马数字“XI”念成“Mr. Eleven”的。
  其实不只是“X”,“Q”、“Z”、“Zh”等音外国人都发不出来,“Q”在英语里后面肯定是跟着“U”的,如“Queen”“Quit”等等,所以单单一个Q他们会很困扰,干脆就照着“QU”发音,于是 “秦”(Qin)就变成接近于“Queen”的发音了。
  有时候引起混淆的是姓名的意思。
  李(Li)先生在美国可能会被人称作“撒谎先生”(MR. Lie)。因为Li的元音字母i在这里读作长元音[ai],加上美国发音为降调,拼读起来正好与Lie同音。英语里“Lee”才读成“李”。姓戴(Dai)的会被人称作“死先生”,(Mr. Die)因为Dai与 Die发音一样,如果姓戴的人做了医生,会不会门庭冷落?找“死医生”看病,多不吉利啊!
我儿子的家庭医生是个女的,在美国考的医生执照,姓何,我最初给她诊所打电话说要找何医生,秘书说没有这个人,后来我拼出来,她说原来你要找的是Dr.He,她说的就是英文“他”的发音。我曾问过何医生,她是女的叫“他医生”多别扭,她说没办法,每个人看了她的名字都这么叫,她不能挨个去纠正,为了病人方便嘛。而且“何”的发音和另一个意思很不好的词很接近,所以还不如就叫“男医生”了。
  前些日子我去给儿子登记幼儿园,秘书问我:“Who is your son's pediatrician?”(谁是你儿子的家庭医生?)我回答:“Dr. He”。
  她接着问:“What is his phone number?”
  我赶紧摇头:“Dr.He is not he ,is she。”“You mean he is she ?”
  “No,no, her last name is He, but she is femail,although we call her He……”我们俩头上都有黑线冒出来了。
  姓施的也一样,拼音“Shi”老外发出来的音是“She”,就是“她”的音,有个男性朋友在  公司里每次被人介绍他是“Mr.She”(女先生),都十分别扭。
  关于“She”和“He”,《世界日报》上曾登载过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位姓尤(YOU)的人来到加拿大后,热情助人,经常为新来的中国留学生接站。一次他同时  接来一男一女,男的姓佘(SHE),女的姓何(HE)。接来后的第二天系里正好有个PARTY,尤同学想可以趁此机会领两位新人去熟悉一下环境,认识一些朋友,于是就开车带他们二位去参加PARTY。聚会开始后老尤上前给大家介绍新来的同学,怕老外记不住,还把他们的姓氏都给拼了出来 :
  先介绍女士:“She is He,HE!”老外跟着重复:“So, She is he?”老尤答: Yes!
然后指着佘:"He is She, SHE!"老外有点懵:“What, He is she?” 
  尤回答: Right!
  接着指指自己 "And I am You, YOU!" 老外已彻底晕了:Oh, You are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