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探讨     
    阅读次数: 4099
完善我国网络著作权合理使用制度的几点思考
[摘要]:互联网的发展改变了作品传播的传统方式, 给传统的著作权制度带来了冲击和挑战,我国现行著作权法对合理使用制度的规定在网络环境下已力不从心,因此应当进行完善。文章从我国网络著作权法律保护现状着手,对完善我国网络著作权合理使用制度提出了几点思考。


[关键词]网络 著作权 合理使用


Abstract: The development of the Internet has changed the traditional way that the works spread. It also brings the traditional copyright system poundings and challengings. The Copyright Law of our country currently about the reasonable uses already has been unable to do as much as one would wish under network environment, so it ought to be progressed. The article is set out from our country current situation about network copyright legal protection system and brings some thinking to perfect our country network copyright reasonable uses.

Keywords: Internet copyright reasonable uses


高速发展的信息网络给传统的著作权制度带来了冲击和挑战,但也给著作权制度的完善带来了机遇。网络规则应立足于著作权的动态保护,不仅要有利于鼓励创作、作品的传播和使用,使作者的经济权利和精神权利得以实现,而且要有助于网络及相关产业的发展,利益的平衡和分配显然是两难。

互联网是无国界的、开放的,因此,网络著作权制度的建立和保护是也是一个国际问题,美国、欧盟、日本、法国、中国以及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世界贸易组织,先后推出了互联网保护的有关法律法规。

合理使用制度一直以来都是站在著作权人和社会公众之间,平衡着二者的利益,因为一方面著作权法以维护作者的权益为核心,另一方面,著作权法的制度设计要求信息的广泛传播,以最大限度地实现社会文化、科学事业的进步和繁荣。由于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数字技术和互联网的飞速发展,著作权保护体系面临着调整与变革,新的作品使用方式的不断产生,合理使用制度受网络技术挑战的程度越来越深。作为著作权法的重要组成部分的合理使用制度,应当本着实现著作权法立法目的,追求利益平衡,公平与效率的精神理解和适用这项制度,不能任意地、无原则地扩大或缩小合理使用的范围,过于强调或是轻易忽略任何一方的利益,都将导致利益失衡,最终阻碍文化科学事业的发展和繁荣。只有协调和平衡好作者、传播者、使用者之间的利益,使大家都各得其所,利益得到尽可能的满足,并且科学界定合理使用的判断标准,才能激励作者创造出更多、更优秀的作品,并使作品得到广泛的传播和有效的利用,促进整个社会不断进步。

刘春田教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的采访时谈道:“新技术发生后,不是技术对社会有破坏,而是通过技术的应用产生新的利益关系。技术很活跃,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但法律相对稳定,它调整的是一种利益关系。法律不回答技术问题,它回答社会关系,也就是一个财产关系问题。需要强调的是,虽然技术在变化,但人们的社会关系没有变,因为无论什么样的技术,它所发生的关系都是创造、传播和利用,使用人和受益人的关系没有变化,所以其实不存在从根本上重新调整知识产权的立法。将来,当网络非常普遍,供需市场的这种生产关系和社会关系还是非常清楚的,因此任何人都不应该用复杂的技术问题来掩盖、扰乱和歪曲简单的法律关系。” 笔者非常赞同刘教授的观点,把技术和法律厘清,才能够清楚地看到法律本来的面目和作用。法律要做的就是在新的技术发生后,建立对新技术带来的新的利益的平衡和分配。技术是从来都在发展变化的,而法律的追求从来都没有变:正义和公平。

进入网络时代,我国著作权法也面临着网络的考验,应当积极应对网络技术的挑战,根据我国网络业的发展的实际情况,进一步调整和完善著作权法以适应网络时代著作权保护的需要,笔者认为合理使用制度的完善首当其冲。

一、我国网络著作权法律保护的现状

1995年,互联网开始进入中国。业内人士介绍,当下的网络非法下载已呈燎原之势,其中几乎所有的音乐和影视都是由未经授权的网站提供。相当一部分的网站未经授权,大量进行电影、音乐、软件等作品的非法传播或下载;一些不法分子盗取网络游戏源代码,破坏技术保护措施,以“私服”(即“私自架设服务器”)、“外挂”(即非法盗用他人游戏源代码,有偿供上网者下载软件程序牟利)等方式从事互联网游戏的侵权盗版活动等。国家版权局从2005年9月开展打击网络侵权盗版活动的专项行动,截至2005年12月31日,各地版权部门在当地公安、电信主管部门的大力配合下,共查办网络侵权案件172件。其中重大案件12件。①

目前,我国涉及网络著作权方面的法律主要有:《著作权法》、《著作权法实施条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互联网著作权行政保护办法》、《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草案)》、《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等。同时,为维护网络著作权,规范互联网从业者行为,促进网络信息资源的合理合法的开发利用,推动互联网行业发展而制定了《中国互联网网络版权自律公约》。

这里,主要就2006年开始施行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草案)》中的与合理使用相关的内容进行几点分析。1、扩大了著作权的保护范围:《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所称信息网络,是指“能够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表演或录音录像制品,使公众成员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该作品、表演或者录音录像制品的信息系统。”这不仅涵盖了一般意义上的互联网,还包括短信、彩铃等移动增值项目,以及尚在酝酿中的3G手机的多媒体应用等,将大大扩展著作权的保护范围。2、信息网络转载报刊文章采“先授权、后传播”的原则且支付报酬。“草案” 第3条规定:“将他人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上载到网络服务器上,供公众成员获取、复制或者以其他方式进行使用,应当取得权利人许可,并支付报酬。法律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比之前的《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更为清晰,责任更为明确。② 3、增加了合理使用的情形。这些情形主要是针对网络环境的。4、增加网络服务商的责任规定。草案规定了网络服务商的免责条款和承担法律责任的情况。无疑,草案将网络环境下著作权问题明晰了,而且,具有较强的可操作性,是我国网络著作权立法的一个进步。

二、网络环境下著作权合理使用制度设计

1、网络著作权合理使用范围问题

关于网络合理使用范围问题,有两种主张,一种是从保护著作权人的利益出发,主张缩小其范围,认为网络的特点是复制的容易和快捷,而著作权人最重要的权利就是复制权,所以只有缩小合理使用的范围,才能更好的保护著作权人的利益;一种是从社会公共利益和人类社会发展角度出发,主张放宽其范围,认为知识产权的立法宗旨不仅仅是为了保护知识产权拥有者的利益,更重要的是通过这种保护促进技术进步,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而网络作为一项新技术,对人类文化传播和发展的能够起到巨大的促进作用,如果再用传统的合理使用制度进行保护,就不免有阻碍知识文明发展的弊端,因此,不能限制合理使用的范围。

笔者认为应当建立适合网络特点的网络著作权的合理使用的制度,重新划定合理使用的范围。网络是把双刃剑,在带给著作权人一些损失的同时也带来了财富。网络使得作品传播的方式彻底改变,作品被关注的程度大大上升,著作权人可以自行在网络上进行无限发行,摆脱了传统发行的束缚,减少了发行环节,大大降低了发行费用,著作权人成为网络的受益人。那么,为什么著作权人能从网络中受益,社会公众却不可以呢?有什么理由让社会公众继续墨守传统环境下的著作权成规,却让著作权人利益独占呢?如果对著作权人的保护在某种程度和范围内影响到了信息的传播和公众对信息的自由获取,进而影响整个文化和科技的发展繁荣,那么,就应该考虑重新建立在网络环境下的著作权合理使用制度,重新平衡权利人与使用人之间的利益,而不是简单的缩小或放宽。总的原则应当是从传播人类文明,促进社会发展进步出发,既要保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还要充分考虑网络的特性,重新对合理使用进行界定,达到一种平衡状态。

2、补充网络著作权合理使用的判断标准

我国著作权合理使用制度采取的是规则主义,即列举式,没有给出合理使用的“合理性”判断标准。前文已经论及列举式的局限性,因此,为了使著作权法具有更好的前瞻性,也为了使司法者、守法者能够更好的正确运用法律进行判断,应当补充著作权合理使用标准,并同时考虑网络环境下合理使用的“合理性”判断标准。那么,究竟网络环境下著作权合理使用的判断标准又该考虑那些因素呢?

传统环境下的“合理使用”中的个人复制行为在网络环境下将对作品的市场销售和著作权人的利益构成重大威胁。在传统情况下,个人基于学习、研究或欣赏而使用作品属于合理使用。然而在网络环境下,由于复制的容易性和低成本,个人对著作权作品的使用很容易超出“合理”范围,那么,个人在网络环境中的私人使用如何与合理使用进行协调和判断呢?《伯尔尼公约》第9条“复制权”第1款“原则”规定作者享有授权以任何方式或形式复制该作品的专有权之后,在第2款即规定了复制权的例外:“本联盟成员国的立法可以准许在某些特定情况下复制上述作品,只要这种复制不与该作品的正常利用相冲突,也不致不合理地损害作者的合理权益。”这一规定,显然是授予成员国一种可以通过国内立法削弱复制权,即准许在“某些特定情况下”复制作品的权利,但这种自由必须以“不与该作品的正常利用相冲突”,“不致不合理地损害作者的合理利益”为前提。
从1841年美国法官Joseph Story提出著名的合理使用三要素以来,美国1976年著作权引入了合理使用制度,并发展出判断合理使用的四条经典标准。鉴于信息网络技术的自身属性,这一判断标准在网络环境下受到了挑战。合理性判断的第一要素――“使用的目的与性质” 网络环境下的某些传播行为本身并不以营利为目的但同样造成了权利人的损失,甚至比传统环境下更大,例如论坛中对他人作品的引用;第二要素――“受著作权保护的作品的性质”,如果有著作权作品先前还未发表,则将其数字化,这条标准就不是判断是否合理使用的标准了,因为,该行为是对网络传播权的侵犯;第三要素――同整个著作权作品相比所使用的部分的数量和质量,在网络环境下,随着大量的作品被合法或者非法的上载到互联网,引用甚至篡改他人作品的变得更为容易、迅捷,成本更为低廉,而对使用作品的量就很难加以确定;第四要素――“使用对有著作权作品潜在市场或价值的影响”,对于一些非商业性的内容和作品就很难使用市场价值予以界定,而且网络使用中凭借网络传递的快捷,往往难以计算损害的潜在的价值和影响。①

笔者认为,网络环境下合理使用标准应当根据网络的特点进行界定,应当抛开所谓的使用目的,在对一些行为进行例外规定后,主要看使用造成的后果。即:其一,行为人的行为没有造成权利人的损失;其二,没有影响作品的正常使用,也没有不合理地损害著作权人的合法权利,包括人身权利。同时,建立一系列严格的网上发行、传播的授权许可制度、侵权责任承担制度、强化网络服务商的责任制度、对作品实行技术措施保护等等。

3、根据网络著作权的特点,增加新的合理使用规定

网络技术最大的好处就是实现了信息的共享,著作权人的垄断变得艰难和防不胜防,而著作权法显然是要保护权利人的作品不被随意免费的共享,所以,顺应网络技术的出现和发展,著作权法必须重视起对网络著作权的规范和保护。早期,互联网的传输速度和技术都相对来说比较低能,在拨号网络时期人们下载一个文件需要好几十个小时,这样的“盗版”成本太高昂,很少有人愿意这样做,当然就不可能对著作权构成威胁。但是宽带接入网络后,情况大大改变了,低成本的复制导致侵权的普遍和大量性。而且,由于网络天生的共享特性,以致人们想当然的认为免费才是硬道理,觉得著作权人的维权行为造成了诸多不便。其实,这仅仅是因为网络初建时没有考虑到会如此发展迅速和庞大,没有想到要用传统环境的法律去规范虚拟世界,大家认为只要有TCP/IP就够了,而且,人们习惯了在网络中去寻找自己所需的资源,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所以认为限制是对网络的阻碍,使得网络的优势荡然无存。但是,法律不能无视互联网的存在和侵权泛滥的事实,必须将其触角延伸到数字世界。

针对网络的特点,我国著作权法必须增加新的合理使用规定,不能让权利人的权利没有保障,也不可让使用人如履薄冰,时时担心侵权。关于超链接问题,新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草案)》仅提及了搜索服务,应当在未来的立法中加以明确;复制权中应当加入暂时复制的内容,毕竟暂时复制无处不在,而且很难界定;草案中关于技术措施限制的规定采列举式,笔者认为应当用原则性的规定,比如说以“非赢利目的的技术研究和调查违法犯罪活动”为条件则可以不致疏漏,而使侵权人逃避制裁,而且合理使用制度不应当是封闭性的,而应该具有包容性和开放性;另外,关于电子邮件、BBS等也应当摆脱行政监管的樊篱,纳入私法调整;还有短信、彩铃等电信业务的规范和著作权保护问题也应当引起重视。

4、具体制度的完善

(1)、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的完善

我国从2005年3月1日起,《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开始实施,网络著作权的集体管理管理机构的建立,可以统一的代表著作权人同网络服务商洽谈著作权授权事宜,一方面它避免了网络服务商与大量单个著作权主体分别进行谈判所导致的时间和人力上的巨大浪费,另一方面也提高了单个著作权主体的谈判地位和实力。

著作权集体管理机构的主要功能有:①、著作权集体管理机构通过与权利人以书面形式订立著作权集体管理合同,获得对其依法享有的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进行管理的授权。②、该机构与他人订立书面许可使用合同。③、该机构应当建立权利信息查询系统,供权利人和使用者查询。④、监督、检查作品被使用的情况。⑤、收取使用费,并向权利人转付。⑥、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负有保密义务。⑦、行使诉权,提起侵权诉讼,保护权利人的著作权,进行调查取证。

我国目前只有《著作权集体管理条例》,该条例的规定都是原则性的,可操作性比较差。因此,应当继续完善网络著作权集体管理制度,成立国际、国内相应的网络著作权保护的集体管理机构。首先,要建立专门的集体管理机构,比如说短信著作权协会,对不同的作品进行专门的保护;其次,增强对集体管理机构的监督和管理,再好的法律,没有人来监督,在施行中也会走样。

(2)、实行“推定许可”制度。作者将作品上传到网上,应该能够充分认识到其被转载、复制、使用的可能性和广泛性,如果没有进行禁止性的声明,或者没有采取技术措施预防其作品被转载、复制的,就可以推定作者自动放弃其部分著作权,默许网络使用者对其作品的自由浏览使用。但是,这样的使用不能侵犯作者的其他著作权。例如,下载后复制并进行出售的行为就构成侵权。

(3)、完善法定许可制度

《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草案)》中规定了转载、摘编、数字图书馆和远程教育的法定许可。这是网络著作权法定许可的一个尝试。法定许可是指根据法律规定,以特定的方式使用已发表的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的许可,但应向著作权人支付使用费,并尊重著作权人的其他权利的制度。法定许可是现行著作权法体系下著作权人与社会公众之间的利益平衡砝码,是法律对著作权人专有权的限制。笔者认为,在网络环境下,除了合理使用制度的完善,更要注重法定许可制度的设计。因为,网络信息是海量的,网络世界中存在着许多的“卡拉”,网站不可能一一找到对方要求授权,所以,应当用法定许可来实现海量许可,从而简便知识的传播手续,这本身就是技术发展的必然结果,而且,这样的许可,对权利人而言不见得就是坏事,因为通过作品的传播,可以提高作者的知名度,网络是世界发行商,这一点是任何媒体都无法媲美的。另外,网络侵权的容易性使得权利人无从主张其报酬权,而法定许可可以帮助作者更好地维护自己的权利,获得报酬。

(4)、强化网络服务商的责任

传统版权合理使用制度从未涉及到网络服务商(ISP、ICP)的责任限制,在构建网络环境下著作权合理使用制度时,加入网络服务商的责任限制范围是非常必要的。明确其责任限制范围,可以使其避免经常性地卷入版权侵权纠纷中。①同时,更好的维护著作权人的利益。

《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草案)》中虽然提到了网络服务商的责任,但是有些过于简单。《互联网著作权行政保护办法》中把网络服务商分为互联网内容提供者和服务提供者,规定了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担责与免责原则: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只有在明知互联网内容提供者通过互联网实施侵犯他人著作权的行为,或者虽不明知,但接到著作权人的通知后未采取措施移除相关内容,同时损害公共利益的情况下,才承担行政法律责任。没有证据表明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明知侵权事实存在的,或者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接到著作权人通知后,采取措施移除相关内容的,不承担行政法律责任。

要进一步强化网络服务商的法律责任。网络服务商是连接权利人和使用人之间的桥梁,是一道权利的屏障,必须加强网络服务商的法律意识和责任,才能使得网络环境合法有序。

5、强化全社会网络著作权保护的法律意识,促进互联网的健康发展

如前所述,人们习惯了在网络中吃免费的午餐,权利意识淡薄,而且,网络的使用不可避免发生的一些行为,使用人也并未意识到是对著作权的侵犯,所以,要强化全社会网络著作权保护的法律意识,更好的促进互联网的健康发展,促进人类科学文化的进步。法律通过各种强有力的措施的建立,划清合理使用和法定许可的范围,制定相应的判断标准,明确权利人和使用人的权利义务,树立法律是社会健康和谐的根本保证的威严,无论是现实世界还是虚拟世界,都要受到法律的规范和调整。


正如前文提到的刘春田教授所言,技术的改变并不意味着法律关系的改变,网络环境下仍然是著作权人和社会公众的利益平衡问题,所以,合理使用制度依然可以发挥其永恒的公平角色,使得著作权法设立的初衷和目的得以实现,并最终实现互联网与著作权的双赢。

中国是一个处在发展中的国家,各方面都有着非凡的潜力,所以,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更应该重视法律的保驾护航的作用,重视对新生事物的把握和规范,重视新的技术带来的社会利益关系的变化,重视自主知识产权,知识就是第一生产力,所以对著作权乃至知识产权的尊重和保护,是建立一个和谐、创新和可持续发展的社会的必然要求。




--------------------------------------------------------------------------------

①郭逸晴:《南方日报》2006年2月27日http://tech.tom.com/2006-02-27/003A/11966648.html

② 《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03年12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203次会议通过)中明确指出,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包括著作权法第三条规定的各类作品的数字化形式,即文字、口述、音乐、戏剧、曲艺、舞蹈、美术、摄影、电影等图形作品和模型作品,其著作权仍然属于原作品的著作权人,未经许可、不支付费用的上载、传播、复制等行为都有可能构成侵权。

①吴汉东 肖尤丹:《网络传播权与网络时代的合理使用》http://www.civillaw.com.cn/weizhang/default.asp?id=22383中国民商法律网

①王利:《网络时代我国版权合理使用制度的构建》,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 2005年3月,第26卷第2期

姬金凤 (漳州师范学院,363000)

2008-10-13

  【关闭窗口】 【打印】 【收藏】 【字号: 】 【返回顶端】 【设为首页】 安徽版权教育基地 © 版权所有.
Anhui Copyroght Education Centre © Copyright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