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探讨     
    阅读次数: 2021
网络时代的版权侵权理论变迁――Grosker案评介
  2005年6月27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就旷日持久的Metro-Goldwyn-Mayer Studios Inc. v. Grokster, Ltd. 案作出判决,一致裁定应用P2P软件的互联网文件共享被告网站应对其用户未取得授权而复制音乐、电影和其它受版权保护的作品的行为负责,从而驳回了加州地方法院的初审和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的二审判决。

一、Grokster案回顾

1、从P2P说起
  P2P是近年来迅猛发展的互联网文件共享软件,其内涵是用户可直接连接到其他用户的计算机进行文件交换,而不是连接到服务器去浏览与下载。P2P的另一个重要特点是改变互联网现在的以大网站为中心的状态、重返 “非中心化”,并把权力交还给用户,使得互联网的作用真正体现出来。P2P 软件固然给网络用户带来了极大的方便,但大量用户使用P2P 软件交换享有版权的MP3 歌曲、电影和电子书籍,直接影响了相关版权人的利益。据代表各国唱片行业的“国际唱片产业联盟”(以下简称IFPI)调查,至2003 年6 月,P2P 软件用户共享的MP3 歌曲高达10 亿首。在过去3 年内,世界范围内唱片销售量下降了14%,其中加拿大和德国下降了30%,分别损失4.25 亿美元和8 亿欧元;丹麦下降了近50%,迫使各主要唱片公司平均裁员10%[注1]。而使用P2P 软件交换MP3 歌曲对版权业带来的冲击非常巨大,导致了全球娱乐业对科技界的强烈不满。

2、Groskter案始末
  本案被告Grokster公司和Streamcast公司是美国的两家提供软件下载服务的网络公司。2001年,28家全球最主要的电影和音乐制品生产商针对这两家公司推出的文件分享软件产品提起诉讼,控告它们为网络用户的侵权行为提供了帮助,要求法院裁判其侵犯版权并责令关闭。2003年2月,加州中区地方法院作出判决,认为被告所提供的服务因有“实质性非侵权用途”而不负责任。原告不服,向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提起上诉。2004年8月,该法院作出判决维持原判。此案随后被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并获受理。

二、版权侵权理论的变迁历程

  第一阶段:Sony案及“实质性非侵权”原则
  Sony案全称为Universal City Studios , Inc ,. v. Sony Corporation of America,该案涉及索尼公司的BETA制式大尺寸磁带录像系统的录像机,认为如果录像机的使用者未经许可复制电视节目,索尼公司无需为此负责。因为,录像机也可以用于“实质性非侵权”用途 (substantial non-infringing uses),例如为了稍晚的时候观看所喜欢的电视节目而进行录制。在该案中,Steven法官表示,与专利法相比,在发生帮助侵权情况时,版权法和商标法中滥用原则(misuse doctrine)在限制保护范围方面的影响要小得多[注2]。其后的20年间,Sony Betamax案成为了电子产品版权保护的标准案例,例如在Grokster案初审和二审中,法院均引用该案的原则做出了有利于P2P软件开发和运营商的判决。
  第二阶段:Napster案及“间接侵权”责任理论
  在著名的A&M诉Napster案件中,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认为,经营P2P系统的Napster公司通过用户注册服务和文件检索服务,实质性地帮助了P2P用户进行交换音乐作品这一直接侵权行为,而且在收到版权人反复警告后没有通过终止侵权用户帐号的方法阻止侵权后果的扩大,因此构成“帮助侵权”。同时,由于Napster公司能够终止侵权用户的帐号,具有“监督用户行为的权利和能力”,且该公司依靠侵权人数的增加获得了广告收入,也符合“代位侵权”的构成要件。据此,法院宣告了Napster这一服务器-客户型(Server-Client)网络服务商应对其客户的直接侵权行为承担间接侵权责任,并由此发展出了一套比较完备的“间接侵权”责任理论[注3]。
  第三阶段:Grokster案及“诱导侵权”责任理论
  Grokster案是网络时代版权保护的分水岭和里程碑。由于本案P2P软件提供商并不存在提供文件检索服务和终止侵权用户帐号的能力,这一技术变迁导致了“间接侵权”构成要素的缺失,使得原来的理论模式不再适用。
  初审的加州中区地方法院和二审的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均首先确认P2P软件的使用者未经原告许可而“分享”其作品的行为构成直接侵权;同时确认被告清楚知道许多用户在利用其软件进行侵权行为。但是两法院都重申了Sony案中确立的原则,即当一种产品具有“实质性非侵权”用途时,即使产品提供者明知这种产品可能用于侵权活动,也不能推定是出于帮助他人侵权的目的而提供该产品从而承担帮助侵权责任(contributory liability for infringement),除非在某些具体的侵权实例中没有采取相应的行为。加州地方法院和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均认为,P2P软件具有“实质性非侵权用途”;而且由于非中心化的特征,用户自行搜索相关文件而软件提供商无法确知侵权行为的发生,因此被告不应承担侵权责任。此外,法院还认为也不能依据代位侵权理论判定被告负有侵权责任,因为被告既没有管理也不能控制软件的使用,没有基于同意(agree-upon)或者通用(current ability)的监督使用义务,没有作为侵权监督人的独立责任。
  然而,原告诉称被告明知且故意传播其P2P软件,纵容使用者侵犯版权,因为在每月通过P2P传播的数以十亿计的文件中,90%是受版权保护的[注4]。虽然被告并不能从其非中心化的软件系统中获知使用者何时以何种方式进行了侵权,但毫无疑问他们知道侵权事实。使用者曾以E-mail的方式询问关于如何下载版权文件的问题,而被告也曾依据其使用指南作答。因此,最高法院判定这是被告鼓励使用者侵权的证据,认为传播这样一种旨在提高侵权效率的软件已经超出了第三方进行不明确行为的范围,因此无论第三方是否对该软件进行合法使用,被告均应对第三方使用该软件进行侵权的行为负责。最高法院通过剖析Grokster案与Sony案的具体案情,对二者所应适用的原则作了详细的阐述与比较,认为本案须适用“诱导侵权”理论。其分析包括以下三个层次:
  1、通过版权保护支持原创与通过有限侵权责任鼓励技术创新这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是本案的要义所在。
  由于软件的传播范围甚广,每天都有无数的终端使用者直接侵权,因此无法直接对所有的直接侵权人追究责任,只能转而对该软件的传播者追究间接责任,其依据是帮助或代位侵权理论。这些理论并非成文法规定,而是依据普通法原则从案例中推出[注5]。
  2、第九巡回上诉法院依据Sony案得出只要有“实质性非侵权用途”就一定可以免除侵权责任的结论是错误的。
  Sony案开启了传播商业产品可能导致间接侵权责任的先例,但Sony案不代表所有的类似案件都适用其规则,更不能取代其它侵权责任理论。
  Sony的VCR产品主要用于“移时”,即使得使用者可在节目播放后的时间看到节目。该用途属于合理使用,而且没有证据证明Sony为了提高利润而鼓励消费者将产品用于侵权,因此仅能根据帮助侵权理论认为Sony侵权;但是VCR仍有着非侵权用途,故Sony不承担侵权责任。该理论源于美国专利法第271条c款的staple-article 规则[注6],即认为只要有合理的其他用途,对专利产品的组成部分进行传播并不构成侵权;这一规则免除了销售后可能出现的难辨合法与否的使用方式的侵权责任。但是Grokster案中,有明确证据显示被告采取了措施鼓励直接侵权,这些措施包括宣传侵权用途、教唆如何进行侵权性使用、表现出该产品可用于侵权目的的肯定意图,以及为了规避法律责任而销售部分产品用于非侵权性用途。不能无视这种软件本身故意侵权的明显意图,除非传播者在意识到它帮助侵权的同时已经无法对此采取挽救措施。这与不存在鼓励侵权证据的Sony案存在性质上的不同。而且,Sony案并不意味着排除普通法中的过错责任原则。如果产品不是可能导致侵权或者用于侵权用途,而是显然用于鼓励侵权,则Sony案中适用的staple-article规则将不再排除侵权责任。
  3、最高法院引用Kalem Co. v. Harper Brothers案中确立的诱导侵权理论(inducement of infringement) [注7],认为被告应承担侵权责任。
  在传统的诱导侵权责任案例中,被告都是通过发布广告或诱导信息刺激他人侵权。本案中,至少有三种特征显示被告符合这个条件:首先,被告有意满足此前Naspter案中消费者群体的侵权需求。证据表明他们向Napster的使用者发送定向邮件广告,并称能提供类似服务,这些行为证明其唯一或者至少是主要意图在于诱导侵权行为。其次,两个被告都没有开发任何过滤工具或其它机制消除利用其软件进行侵权行为的可能性。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认为这个过失并不相关,被告并没有监督使用者行为的独立责任,但最高法院则认为这说明被告公司有意纵容其用户侵权。第三,被告是通过出售广告空间来营利的,软件被点击的次数越多,广告销量和收入也就越高。由于软件的传播和使用程度决定了被告的收入,因此被告倾向于推广并扩大软件的使用范围,而证据显示这种大量使用带来了侵权。这个证据本身并不能独立证明非法意图,但是联系事实情形,却可以有力地证明侵权意图。
  除了故意导致侵权并传播用于侵权的装置之外,诱导侵权理论还要求获得此类装置者(在本案中为P2P软件的用户)有实质的侵权行为。本案中恰恰有大量证据证明,每天在互联网上都有很多利用P2P软件的直接侵权发生。
  最高法院在其判决中一再强调Sony案与Grokster案的实质性不同,认为索尼公司仅仅是提供了一种既能用于侵权又能用于合法用途的产品,而且明知会有一部分使用者将作侵权用途。为了平衡版权保护与技术创新,判决认为产品不应因其可能的不当使用而被认定违法。但本案中,被告在传播其产品中表现出的言行已经超越了软件传播本身,而是有意凭借第三方侵权行为获取利益。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被告已经具备了诱导侵权的种种要素,据此,最高法院认为初审和二审法院有利于Grokster和StreamCast Networks的判决是错误的[注8]。

三、Grokster案判决之后――P2P何去何从

  1984年Sony案的判决,显示出法律对科技进步的宽容,带来了电子技术的迅猛发展。各种基于电子内容的创新产品也不断出现,MD、CD、DVD等几乎改变了每一个人的生活。
  然而在Grokster案的判决中,最高法院全体法官一致认为,如果一项产品有诱导用户进行侵权使用的动机,即应被认定为非法。这对于以创新为原动力的企业来说,无形地设置了一道创新屏障,加大了新技术开发的风险成本,最终极有可能限制技术进步的步伐[注9]。
  这一判决还将进一步加大相关利益的法律不确定性,并很可能引发新一轮的娱乐企业诉技术公司的狂潮。在网络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过程中,版权既得利益者频频针对技术开发者和运营者发起诉讼,甚至将终端用户告上法庭。这种诉讼攻略虽然起到了很好的宣传作用,却也受到广泛的攻击[注10]。
  此外,诱导侵权理论加重了技术开发人与企业运营者的举证责任和诉讼成本。其结果是,对诉讼费用责任的规避倾向很可能导致技术公司修改其产品以取悦于版权界而非消费者。
  同时,限制P2P技术对那些并非将其作为侵权用途的消费者是不公平的。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不难看出,P2P网络中提供的文件至少有10%是不受版权保护的内容,例如政府公文、新闻、版权保护期已过的作品等等;即使是受版权保护的内容,也存在许多法律明文规定属于合理使用的情形。
  事实上,诉讼对于互联网上新技术的侵权责任来说并非是最有效的策略。举例来说,2001 年法院就Napster案作出裁决之后,Napster被Roxio公司收购。但是,Roxio在2003 年10 月推出以Napster为名的音乐在线服务,并于不久后又推出全新的Napster2.0服务。Napster在短暂的失利之后卷土重来,充分说明了网络共享的巨大需求,并不能靠法律的禁止来“堵”。经过短暂的消沉后P2P又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而且后者吸取Napster 的教训,服务器中不再保存用户交换的文件,旧的版权规则甚至也无法限制它们[注11]。市场的需求空间激发了相应的技术开发,而技术开发不难针对当时版权法的规则进行有效的规避。无论成文法还是判例法都无法避免法律规则的滞后性,因此技术发展是不可能因法律限制而停滞的。
  针对无孔不入的网络新技术,版权界一直没有放弃以技术措施的方式来对抗。但这是必要而非唯一的解决途径。对于消费者的数字化需求,版权界应采取适当的方式予以满足,从而将其引向正确方向。不能一味从传统的版权保护观念和方式出发,而要转变观念、紧跟市场,以新的经营方式与便捷的网络共享对抗。在这个方面,许多娱乐公司已经采取了积极行动与网络公司合作,既满足了消费者需求又降低了盗版率。数字音乐下载服务的发展空间很大,目前利用合法网站下载的用户尚不足网络用户的十分之一。据IFPI统计,16-29岁的网络用户中有50%知道合法下载音乐的可行性,70%知道未经授权的音乐交换网站是违法的,这反映了音乐界反击网络盗版取得了显著成效。在各国宽带开始普及的情况下,2005年1月非法下载的音乐数量比一年前减少了8.7亿首[注12]。IPFI的报告还指出,音乐业界已开始执行数码音乐战略,网络和手机的音乐下载服务已是大势所趋。
  但是,在线音乐发行服务与播放所选购乐曲的客户终端之间,至今尚未实现相互兼容。例如,采用微软、苹果电脑及RealNetworks等公司的技术进行音乐发行服务,非采用相应终端的用户就不能播放其选购的乐曲。这种混乱局面已经成为阻碍音乐发行市场发展的巨大障碍,还有可能因此错失市场发展的良机。为了改善这种状况,最近以家电业界为主,旨在实现DRM(Digital right management,数字版权管理)技术相互兼容的行动已经开始。这些情况都表明,版权界建设自身发行力量的紧迫性实在不亚于打击新技术带来的“侵权”。
  对于网络上未经授权的复制问题,专家建议大致分为以下八大类:大规模许可;强制许可;自发的集体许可;自愿捐献;技术保护;修改版权法;争端的行政解决机制和可选择的补偿[注13]。政策制订者应从多方面进行考虑,并兼顾短期效果和长期影响。决策者不应局限于法律解决方法本身,也应当考虑市场力量、技术架构、社会规范等解决方式。
  与本案相映成趣的是,2005年6月30日,我国台湾云林县法院却宣布 P2P文件共享软件的制造商Ezpeer.com不承担版权侵权责任。作为台湾首例针对P2P软件的诉讼,该判决是对唱片业、电影业和软件业的沉重一击。虽然这只是一场诉讼马拉松的开始,但可作为另一种意见与本案进行对照。Ezpeer是台湾省最大的文件共享软件制造商之一,其用户每月需交纳100新台币(约3.17美元)的“软件使用费”。台湾省云林县法院认为,法律并未禁止或限制共享文件的行为,Ezpeer并未复制或分发受版权保护的文件[注14]。
  无论如何,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判决已经做出,“究竟是版权的垄断利益重要还是科技进步、消费者权利重要”这一命题已经摆在每一位法学家面前。三者之间的平衡机制已经成为焦点问题,侵权理论的变迁将使版权、技术进步和消费者权益之间的平衡格局面临新的调整。

四、Grokster案发生的深层原因

  首先,从整个大的经济背景来看,美国核心版权产业相对于美国经济已经扩大了他们的经济重要性。据最新美国国际知识产权联盟发表的第10份版权产业研究结果《美国经济中的版权产业:2004年报告》显示:核心版权产业[注15]相对于美国经济,已经扩大了他们的经济重要性,占美国GDP的份额已经从1997年的5.66%增长到2002年的5.98%。2002年全部版权产业占美国GDP的份额为11.97%。2001年以来,美国经济大幅下滑,然而,美国版权产业却“逆势而行”,其净产值依然保持着持续递增态势。版权业作为炙手可热的产业,越来越成为美国政策倾向的重点。运用多种手段全方位跨地域地打击盗版,已成为美国对内对外经济政策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与此同时,数字技术的迅猛发展也对版权产业带来极大的影响。2004年,数字音乐发行服务的市场规模为3.3亿美元,占整个唱片业销售量的1.5%。在线下载的乐曲数量由2003年的2,000万首,增长到了2004年的逾2亿首。5年后在线销售的销售额有可能达到整个唱片行业的25%[注16]。而音像电影商更多方强烈控诉非法复制,如前所述的一系列盗版损失数据也是影响司法的原因之一。
  此外,美国国内的立法和政策沿革也显示出对版权业利益保护的强化趋势。在立法方面,虽然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否决了2004诱导侵权法案(Inducing Infringement of Copyrights Act of 2004) [注17],但是参议院及众议院均通过了加重直接侵权者刑罚的法案。此后,2005年4月27日正式生效的《美国家庭娱乐版权法》(The Family Entertainment and Copyright Act)[注18]也强化了版权侵权的刑事责任。
  此次Grokster案判决石破天惊,为版权业对抗网络P2P共享软件提供了强大的支持。该案将对科技界、版权界和消费者利益的平衡格局带来不可估量的巨大影响。(李昭)

[注 ]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the Phonographic Industry (IFPI), Fact Sheets - Internet Piracy, http://www.ifpi.org/site-content/press/20040330c.html.
[注2] A. Samuel Oddi,Contributory copyright infringement: The tort and technological tensions,64 Notre Dame L. Rev.47(1989).
[注3] 参见刘家瑞:《论新兴文件共享技术的版权间接责任》,《电子知识产权》2004年第8期。
[注4] 在A&M诉Naspter一案中,可下载文件中受版权保护的比例为87%。参见A &M Records , Inc. v. Napster, Inc., 114 F. Supp. 2d 896 (N. D. Cal. 2000) , 239 F. 3d 1004 (9th Cir. 2001) 。
[注5] 美国国会众议院在对1984 年《半导体芯片保护法》的报告中明确指出:该法中有关“帮助侵权”的规定并不是来自于《版权法》,而是“索尼案”等判例。参见House Report No. 781 , 98th Congress , 2d session (1984) , footnote 21。
[注6] 271条(c)款的完整表述为:要约销售或销售,或由外国进口,属方法专利重要部分之机器构件、制品组合物或化合物,或实施方法专利权所使用之材料或装置,且明知该特别制作或特别引用乃系作为侵犯该项专利权,当上述情形并非作为主要或属不具实体侵害作用之商业上物品时,应负帮助侵权者之责任。
[注7] 参见Kalem Co. v. Harper Brothers, 222 U. S. 55, 62-63 (1911).
[注8] METRO-GOLDWYN-MAYER STUDIOS INC. v.GROKSTER, LTD., 2005,P1―4。
[注9] 参见文心:《保护版权还是保护创新》,《经济观察报》2005年7月9日。
[注10] A. Samuel Oddi,Contributory copyright infringement: The tort and technological tensions,64 Notre Dame L. Rev.47(1989).
[注11] 参见梅华、王旭东:《从Napster卷土重来看P2P 版权及相关问题》,《湖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5年第2期。
[注12] 参见IFPI《2005年数字音乐报告》,ttp://www.ifpi.org/site-content/press/20050802a.html 2005/8/17。
[注13] Peter K. Yu,P2P and the future of private copying,76 U. Colo. L. Rev. 653(2005).
[注14] 参见http://www.pcworld.com.cn/news/1/2005/0705/3089.shtml ,2005/7/18。
[注15]“核心”版权产业,是指以创造享有版权的作品作为其主要产品的产业。它们是:影视产业(电影、电视、戏院和家庭录像),录音产业(唱片、磁带和CD盘),音乐出版业,图书、报刊出版业,软件产业(含数据处理、商用以及交互式游戏软件),合法剧院,广告,以及无线电、电视和有线播放业。其中的大多数主要从事生产、制造和传播新的版权物品。
[注16] 同注12。
[注17] S.2560,参见http://thomas.loc.gov/cgi-bin/query/z?c108:S.2560,2005/8/17。代表影音出版业的美国录音工程师协会(RIAA)亟望推动此法案。诱导法案的原意是厂商若生产、提供可能诱导用户复制第三者拥有版权的档案或音乐,即可能违法。
[注18] S.167/HR 357,参见http://www.govtrack.us/congress/bill.xpd?bill=s109-167,2005/8/23。

来源:国家知识产权局网站

2009-11-02

  【关闭窗口】 【打印】 【收藏】 【字号: 】 【返回顶端】 【设为首页】 安徽版权教育基地 © 版权所有.
Anhui Copyroght Education Centre © Copyright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