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部生活     
    阅读次数: 4152
南京遇难同胞纪念馆――感想一二
汪士堂
    很久了,1937南京就在我的心灵里打下深深的印记,它常常刺痛着我的民族自尊心。
    昨天,当我步出纪念馆时,我想后半生再也无法象从前那样轻松。那一双双小脚印和李秀英残缺的肩胛,记载了一个民族屈辱的历史。当我看到一具具被侵略者残杀的先人的遗骨,几百、千无以记数,还有埋在地下的三十多万同胞,我经历了人生前所未有的震憾。我买了一炷香点燃、缓缓放下,那一刻我多想跪在遗骨前…….我鞠躬默默祷告,我想此刻跪在面前的更应该是侵略者的子孙后代,可是他们的子孙中的一些人在干什么呢?小泉、安倍晋三却在祭拜当初的杀人者,一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也许把我们的宽宏大量看作是无能为力,如果我们当初要求战争赔偿,如果我们将钓鱼岛及周边小岛派军驻守,如果我们没有内战也派兵“协防”日本,那么他们就会低下智障的头颅,既然他们甘做美国人的哈巴狗。
    可是没有“如果”,现在身为学生,那么在我肩头的历史责任很沉很沉。从我做起,节约每一份时间 学习、锻炼自己,带动身边沉湎于网络游戏的小同学,在院里作好应做的工作,努力为党培养优秀合格的党员,加强有趣味的针对性的思想教育;从生活中的点滴做起,改变以前认为不能更改的思维习惯,积极主动地和班主任沟通,人无完人、金无赤金,首先把班级工作做好,80年代后出生的一代怎么可能和我一样,我应该适应并改变他们――力所能及。科大是个学生高出国率的高校,但是归国率很低,我常为此遗憾,我们的教育也许有些问题,昨天回来的路上和李燕谈起此事,我说你千万别去日本留学,她说:“我恨死它了”“我也许会出国留学,但我是个恋家的人,所以我一定会回来的”。我说等你从外国博士毕业,国家能象这样持续发展下去,一定是大有希望的,你也一定有用武之地。我喜欢抱怨,这是中国社会现有的普遍心理现象,对于未来我将怎样去改变自己同时又尽可能的影响别人呢。
    两年后,我又将回到教师的岗位,我应该将自己的余生尽可能地奉献给这个崇高的职业,把自己的专业知识、爱国的思想复制给下一代,尤其是对待象日本这样的一个喜欢侵略的国度,我们可以宽容它曾经犯下的错误,但我们决不能容忍它继续歪灭历史重犯错误,必要时我们可以为我们的人民献身,也为世界和平作出贡献,以爱国教育带动整体思想教育,以思想教育促进学生学习,以学习报效祖国为人生的最大目标。
    多少年已经没有这种激情了,今晚我一气呵成,第一次用电脑写文章,此时此刻我还有许多的话…….

2006-04-13

  【关闭窗口】 【打印】 【收藏】 【字号: 】 【返回顶端】 【设为首页】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继续教育学院 ©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Continuing Education of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f China © Copyright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