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工作     
    阅读次数: 1742
学校精神即员工群体之精神学校精神即员工群体之精神
王荣森
我在科大从教已有24个年头了,提笔来论学校精神,心里还是忐忑不安,可转念一想,精神总是人之精神,学校精神也无非是过去现在工作生活在这个院墙内的人群之精神。可精神看不见摸不着,于是精神大致又只能从人之品行上觉察出来了。
钱临照先生活着时我是有过接触的,先生爱国敬业博学仁人的人生我是十分景仰的。何作惠院士,我从没有接触过,从校报上得知他将十余万奖金捐给贫穷的学生,读到他平实质朴的讲话,给我的感动总难以释怀。我想故去的钱老,健在的何院士身上无疑是反映出学校精神的。可还有一些极为普通的员工的品行也是构成学校精神的。
有几位“老科大工友”我总是心存敬佩的。科大未通管道煤气时,大家都烧液化气,气站负责人戎义功老师傅敦实的身段,黝黑的面孔,沁透着“较真”的劲,戎师傅不图名利任劳任怨,工作在风险和责任都十分重大的岗位上,教职工灌气,他做到领导群众一个样,公平称放在出口处,谁也不得多沾学校的便宜,职工应得利益谁也不许克扣。灌气这个危险的活,老师傅总是走在前头。戎师傅在计划经济时期就是个“老采购”,那时采购员可是个受罪的差事,物资匮乏,什么都凭票,采购就是求人的事,老戎师傅起早摸黑排队,骑自行车驮菜驮肉,刮风下雨吃尽苦头,戎师傅几十年如一日没为自家捞取点滴好处,老人也没有一个孩子安排在科大工作。老科大人摸心想想,这也实属不易啊。
90年代初,我在后勤管理岗位做过一段工作,每次审批老采购员孙洪利师傅的帐目,我总持将信将疑的态度,因为转轨社会,价格双轨制,猫腻防不胜防,以为他可能得了不少好处。几年后,孙师傅请我代笔写封家书,我去其家中,目睹一室一厅的屋里四壁空空,家里仅有一张床,一个衣厨和一台12寸黑白电视机,面对一生方正,略微驼背而又显苍老的高个老汉,我深为震惊和惭愧。他接下来对我说:“那商家和鬼点子鬼手段可多啦,而我不搭理那一套,规规矩矩做事做人,才是正道。”孙洪利老师傅老伴患有高血压,且无正式工作,老师傅能几十年“站在商海边,从未湿过脚”,如此高风亮节,公私分明与有些贪得无厌,假公济私之人形成多么鲜明的反差。
还有一位印象深刻的是田风云师傅,他高挑的个子,清矍的面孔,他也未必认得我了,那还是80年代中期,我去后勤文具老保用品仓库借横幅,走进田凤云师傅管理的仓库,百十平方的仓库管理得井井有条,货架物品码放的整整齐齐,标签贴得明明白白。田师傅让我出示证件,写下借据,叮嘱我要按时归还,还念叨谁谁不负责任,哪年哪月借的保温筒不还,谁谁借的收录机大喇叭未还,谁谁借的手电筒未还,且翻出借据要我评理,还报怨说这些人不自觉,催也不还,给领导汇报,领导也不管,他那种一丝不苟、一尘不染、爱库如家的敬业精神令人折服和赞叹。
戎义功、孙洪利、田风云三位教师傅都是科大下迁时与科大一起来合肥的“科大老工友”,他们为科大默默无闻,兢兢业工作了一辈子,现在都已年迈退休。他们不图名利,任劳任怨,公私分明,高风亮节,一丝不苟爱校如家的品行无疑是学校精神的有机构成部分。他们忠厚平实质朴的品行和人格无疑是科大成长的支撑。
我们当下的建校兴业的主张是“精英主义”,这自然也是有道理的,学校的成就显然离不开知名教授学者的建树,可我们从一个长时间的历史唯物主义维变上看,当年的精英也不过了了,可一个学校多数员工的品行与建树,一代一代员工的品行与建树,逐渐地沉淀,才凝炼聚合成一个学校的精神。今日科大之精神的弘扬,我想还是既要弘扬钱先生何院士博学仁人,立说立业的精神,亦当弘扬戎义功、孙洪利、田凤云这些老工友们作为一个群体反映出的忠厚平实,质朴奉献的精神,他的身上放射出的科大创业的精神,同样也是光彩照人的,值得我们今天在科大工作的人们去发扬光大。
他们值得赞颂,值得敬佩,值得学习。

2006-04-11

  【关闭窗口】 【打印】 【收藏】 【字号: 】 【返回顶端】 【设为首页】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继续教育学院 ©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Continuing Education of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f China © Copyright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Contact Us